异梦荒山

         凛冽的寒风吹打着窗子,像是要破窗而入。

我想起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有大雪。我怕窗子不牢固,起身找了一个木棍把窗子顶着。刚做好这些就停电了,估计今晚是不会来电了。

我点上蜡烛看了一会书,就想着睡觉了。刚躺倒床上盖上被子,就看到从墙上跳下一人,说是人或许并不恰当。因为他的头比普通人至少大一倍,眼睛像鸭蛋般大小,鼻子扁平,身材矮小,很像科幻中的外星人,似乎又有些不同。

我一时有些紧张,拉紧被子盖在身上。没想到他的小手一下子抓住了我,然后从墙上跃了出去。

接着我就出现在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圆形房间里。房间里还有几个像他一样的外星人(暂且称为外星人吧)。他们把我固定在一张像医院手术台一样的床上。我不能说话,内心无比的恐惧,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要解剖我的身体。

这时那个带我来这里的外星人说话了,他说的话明显不像我们人类的语言,但我却能听懂。他问我还记不记得他,我摇摇头。在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怪物,就算在梦里都没有见过。我不知道他何出此言,我又为何能听懂。

接着他说:“乾山,久违了老朋友。”

他称我老朋友,我就更不知道是喜是忧了。朋友会把我固定在这里吗?我张开嘴,却没有声音。只听他又到:“告诉我你们的秘密基地所在。”

秘密基地,什么秘密基地。我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他看我的反应,像是能读出我大脑的信息一样。又说道:“你不知道?还是忘了?”

我不能说话,但也不摇头。我想试试他们是不是真能读出我大脑中的信息。我在心里道:“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紧接着他与身边的人道:“可能他已经不记得了。我们只能使用深度催眠试试。”

我不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,脑子一下子昏昏沉沉起来。再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荒山。我躺在地上,当我坐起来时,一个大汉朝我走来,看他身高有丈八,满脸的胡子,浑身的肌肉,那肌肉看上去像石块那样坚硬。当他走到我身边时,拱手道:“大神,你醒了。”接着又来了几个大汉,虽不及他那么高大,却也不差多少。

我知道首先到我跟前的那大汉叫盘古。站在他两边的一个叫共工,一个叫祝融。

我向盘古点了下头,又看了看眼前的荒山。满眼绿色,让人清爽,但也感觉有很多的心事,像是有许多的任务等着我去完成。伸手从背后腰上拿出一把斧头,递给盘古道:“这把斧头是用天狼星上的玄金铸成,能大能小,有十万八千斤重,以你的力气使用它绰绰有余,今天赠送与你,助你完成万世之功。另外,从今后共工和祝融随你左右,听你调遣。”

盘古、共工和祝融答应着离开了。他们去了哪里,我并不知道。脑中隐隐约约的让他们去一个地方。到底去哪里我却没有了印象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失忆了,感觉不像,很迷糊,脑子一点都不清醒,我躺了下来。

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。醒来后,眼前白茫茫的一片,仔细辨认后发现还是在这个荒山上。不知道刚刚是做梦,还是现在是做梦,就在这时,出现了那个外星人的身影。他对我道:“老朋友,好久不见。”

我站起来道:“好久不见。你怎么敢来这里,难道不想活了吗?”

他看似没有生气的道:“我的族人都要灭亡,你们也不长久了。早知如此,我们何必当初。”

我心里像是有了主意,这主意是什么,我不清楚,只是感觉没有灭亡的味道。于是笑笑道:“既知都要灭亡,你又何必留恋这里,还不赶快逃生去。”

他同样的笑笑道:“来这里想与你决一死战,以慰我最后的心愿。”

“我们早已决出胜败,何必如此执着。”好似我们之前有决斗过,可是我根本就不记得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。想不明白,就感觉身体和思想不是自己的一样。

他听我说完就不在言语,但在瞬间他的身边多了两个像他一样的外星人,可我并不觉得害怕。心想要决斗就来吧,看谁打败谁,也不知道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勇气。

我这样想着,他们出手了,漫天的雪花从地上飞到了空中。雪花飞到空中之后就迅速的旋转了起来,看那威力比龙卷风都强大。我无动于衷,只等待那巨大威力的来临。很快那股强大的力量如海啸般袭来。感受着巨大的力量,我心电间融入了那股力量之中,慢慢的那股力量就成为了我的力量。在我的引导下,那股力量迅速的向那三个外星人奔去。

狂风过后,我看了一眼地上三滩蓝色的血液和那三个躺在地上的外星人。他们有气无力的,像是立马要死去一样。我看了一眼之后,就转看这个荒山。现在发现整个山头都光秃秃的,雪花都融化成了水滴,在慢慢的流淌着。

良久,那个领头的外星人慢慢的站起来道:“乾山,你已经到了虚空的境界?”

我点点头,对那外星人道:“西诺,这世界是空,我们亦是空,何必苦苦执着。你现在已入两忘之境,还如此看不破。”

那外星人名字叫西诺,是男是女、是公是母,我不知道,也分不清楚,就连他的名字我都不清楚是怎么知道的。

西诺幽幽的看了我一眼,留下一句:“物我两忘,职责所在,或许有一天我们会成为真正的朋友。”带着另外两个外星人闪电般消失了。

朋友,敌人?在惺惺相惜的时候很难分得清。何况此时我不清楚西诺是敌人还是朋友,所以刚刚我并没有下死手。

看着眼前的荒山,脑子空荡荡的,很失落,不知道何去何从。闭上眼睛感受这个世界,似乎她就要离开了一样。心中有感,流下了两行清泪。

再睁眼,我已在屋中,蜡烛还没有燃尽,电也没有来。两行清泪已经流到了嘴里,咸咸的,涩涩的。脑中想着刚才的事情,不知道是做梦,还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?

我起身拿起蜡烛朝出现外星人的墙上照了照,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。如果说是做梦,那感觉太真实了。想不明白,但也知道如果是真事早晚有迹可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