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月黑风高夜,正是杀人放火时。

今晚的夜色朦朦胧胧的,可我与杀人放火一点关系也没有,因为此时的我正在窗前的蜡烛旁读着小说。正是一本白话版的《聊斋志异》。想聊斋中的女鬼狐仙是多么的温柔多情。亦感叹人生能得一红颜知己足矣。

正津津有味的品读着书中的故事,一阵风吹过,诓嘡一声窗户被关上了一扇。蜡烛也随之熄灭,屋子里顿时漆黑一片。我想拿起火柴点燃蜡烛,因为着急,可怎么也摸不到。心下想到不会有鬼狐猜透了我的心意,来会我吧?想想又不可能,现在是科技时代,怎么可能会有鬼狐的存在的,那些都是迷信,不自觉的苦笑,也太能幻想了。

风还在呼呼的刮着,我把两扇窗都关上了。火柴也摸到了,顺手又把蜡烛点上,往房间中看了看,自然什么也没有看到,再接着看书中故事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窗外的树叶仍旧悉悉索索,知道还在刮着小风。正在将要睡觉的时候,似乎听到一个哭声,细听时有时无断断续续,不细听还真难听到。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可能不是这夜深人静也传不到我耳里吧!

我想开门去看看,还真有些怕鬼,刚刚看书看多了,不免疑心生暗鬼。我告诫自己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鬼,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吓自己,人类幻想出来的东西,我就这么安慰着自己,拿起手电开门出去。往天空看了看月色,朦朦胧胧的,月亮已至中天。知道现在已经是午夜了。

打开大门,茂密的树叶遮挡了朦胧的月光,我用手电照了照,什么都没有看见,似乎哭泣声也没有了。我摇了摇头,自己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,还真是疑心生暗鬼,估计是书看多了,幻想出来的。就在我将要关上大门的时候,那个哭泣的声音又很清晰的传了过来。我拿起手电又照了照,发现在大约100米远的三岔路口,好像有个长发的白衣女人在那蹲着,头还在一抖一抖的,可能是在痛苦的抽泣着吧!

我想也没有想,打着手电就朝那哭泣的女人走去。

我到了她跟前,她好似也没有发现有人在她身边。

我试探的问道:“大姐,你怎么了?”

那女人吓了一跳,扭头看了看我,也没有回话的意思,我看到她披散着头发,脸色煞白,眼睛红红的,可能是哭的吧!于是我又问道:“这深更半夜的怎么在这哭啊!是与你家人吵架了吗?”

她点点头,只是还在轻轻的哭泣,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。却依旧不理我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的劝她,只是道:“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你也想开些,赶紧回去吧!说不准你家人正在四处找你呢?”

她又点了点头,像是下了决心的道:“要不你送我回家吧?我怕我老公还会打我。”

原来她是与老公吵架了啊!我说道:“你家在哪里啊?你怎么走到这里来了啊!”

她用手指了指前面的村庄,说:“就是前面的那个村子。”说完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,就轻轻的往前面走去,好似在给我带路,我也只好跟着,一路上无话,当然也没有问她为什么和她老公吵架。

好似没有走多久就来到了她的家。她家很简单,就三间堂屋,碎砖围成的小院子,大门破了几块木板,显得很是贫穷。她推门走了进去,我想了想也跟着进去了。可能是听到开门的声音,只见一个大汉从门里走了出来。我看了看那大汉似乎有点面熟,不知道在哪里见过,可看上去年龄也应该与我差不多,只是长了一脸的大胡子。

那大汉很是愤怒的对那女子道:“你还回来干什么,咦,还带着一个小白脸。”

我正要辩白,那女子赶紧跑到那大汉身边道:“老公,我错了,你就原谅我吧!”这话很是有歧义,就好似我真是她养的小白脸一样。

我正要做再次的辩白,破烂的大门诓嘡一声好似被风吹的关上了。我心中不禁一紧,这要是大汉给我动手?我一想,还真能打一会,我可是学过武术的。俗话说艺高人胆大,更何况我还真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。

再一回头就看到那大汉已经变了嘴脸,说不出的恐怖,我也吓了一大跳,正要拉上那女人逃走。谁知那女人也变了脸,白色的脸更没有一丝人的气息,双眼像红豆一样泛着红光,舌头申的老长。我心想着这回可能真的撞到鬼了,可一时却挪不动脚步。那男鬼和女鬼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,在这深夜显得无比的狰狞。

我也吓的够呛,可又无能无力,任何的武术在鬼怪面前都显得那么的苍白。

月黑风高夜,正是魔鬼出没时。这是我能想到最现实的一句话了。

那两个恶鬼边阴森的笑着,边往我身边逼来,这时的我却如同待宰的羔羊动也不能动,心理慌乱惊恐急了,只能紧闭着双眼任其宰杀。

就在这时,只听见一个悦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
“住手!”

我睁开双眼看到一个长发披肩身材很是完美的女人背对着我站着。心想不会又是个女鬼吧!看她的表现好像并没有恶意。

“好啊!我终于可以报仇了。”那男鬼看了看,像是认识她道。

“是我找你报仇,你还我夫君命来!”那女子说着就向那男鬼飞了过去,两人迅速打了起来。

女鬼也到了我这边,我这时先动脚踢了她一下,就好像踢到了棉花上,软绵绵的着不了力。这鬼也还真是难对付,于是我把以前学的武术招式都用上,不图能打败她,只希望她碰不到我。事实证明我所做的这些都是多余的。女鬼直接伸起双手向我的脖子抓来,顿时感到一阵窒息,我双手胡乱的打着,却一点作用也不起,想喊叫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来。眼睛也挣不来,内心在苦苦的挣扎着。

也不知挣扎了多久,猛下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的双手压着自己的脖子了,原来是梦魇。抬头看了看门外,太阳正当空,已经是中午了,想了想刚刚做的那个梦还真是可怕!不觉得,竟想起了梦中那个救我的女子,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?。

不由感叹,梦也是人生中的一种历练。